人與社會

傳染的忙碌感:人們為什么走路越來越快

時間: 2020-08-12

  1。我越來越覺得,只有在差異中人類才能找到情感的溝通和位置的平衡。——電影導演賈樟柯
  
  2。疾馳的快馬,往往只跑兩個驛亭;從容的驢子,才能日夜兼程。——伊朗諺語
  
  下次你走在街道上,請留意行人的腳步。不消片刻,你便會發現,無論你身在何處,周圍的行人是多是少,他們都是一個緊跟著一個地向前行進。你可以想辦法打破這種模式,刻意加快或放慢腳步;可稍有懈怠,你就會發現,自己只有步幅大小有所變化,步速依然和周圍人一致。
  
  仔細想想,你可能會感到不可思議。我們對節奏與生俱來的感知是如此之強烈,內在的節拍是如此之強勁,以致連意念都無法與之抗衡。也許你的手機正放著舒伯特的曲子,而在一側行走的人正在聽Jay-Z的饒舌歌曲,但你們的步伐還是會完全保持一致。
  
  于是我們很自然地認為在我們體內有某種像心跳那樣的原始生理節奏。但真正的原因在于我們所處的環境。人們所處的地點不同,步速也會有所不同。
  
  決定我們步速最關鍵的因素是我們所處環境的特征。而城鎮越大,居民走路越快。有人曾說,19世紀普通紐約人走路時,“總像是前有可口的晚餐在等著他,后有警察在追趕他”。如今,在城市長大的孩子逛超市的速度,是小城鎮長大的孩子的兩倍,后者花在和超市工作人員溝通或查看商品上的時間,要比前者多出許多。不僅如此,如果你讓人們注意一定時長的聲音停頓,來自人口逾百萬城市的人聲音停頓的長度,是來自鄉村的人所感受到的兩倍。
  
  但是,這種差異的形成因素還取決于社群文化。一位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心理學家羅伯特·萊文到巴西休假期間,發現美國人對守時的重視與當地悠閑的文化格格不入。于是他決定集中研究世界各地生活節奏的差異。20世紀90年代初,他和他的學生歷時三年,前往31座不同的城市,測量了各種與生活節奏相關的差異。
  
  他們的研究顯示,一個國家經濟越發達,工業化程度越高,文化越傾向個人主義,這個國家的生活節奏就越快。西歐和日本忙忙碌碌,而非洲和拉丁美洲悠閑散漫。美國范圍內,東海岸節奏最快,西海岸次之,而中部地區則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然而,文化會隨著時間改變,與此同時,生活節奏也會跟著發生變化。2006年,英國心理學家理查德·懷斯曼再次進行了萊文的實驗。實驗發現,世界各地的行人走過同一段路所花的時間,整體上比20世紀90年代初減少了10%。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亞洲的城市也不幸中了這種叫做“速度”的傳染病。
  
  不過,在兩項實驗中間的那些年里,新加坡和廣州的生活節奏,從排不上名次到和最匆忙的西方首都不相上下——這種趨勢正如亞洲經濟先是學習西方高度活躍的氣質,然后將這種氣質變得更強一樣。發展中國家在美國和歐洲的文化影響下,似乎不僅學到了個人主義和消費主義的文化特色,還被傳染了忙碌感。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