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讀

王安石的“夸夸群”和朋友圈“點贊”

時間: 2020-08-12

  此前流行“夸夸群”。只要在夸夸群中傾訴,馬上就會有一堆群友沖上來夸得你天上少有、地上無雙,夸得你精神煥發、雄心再起……
  
  火力如此密集的夸獎,其實古人也經歷過,例如宋朝的文學家、政治家兼改革家王安石。
  
  曾鞏猛夸王安石,復制粘貼點發送
  
  我們知道,王安石是文學史上赫赫有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同樣躋身于“唐宋八大家”的另一位文壇大腕曾鞏是他的至交,兩人結識于青年時代,剛見面就成了鐵哥們兒。曾鞏給王安石寫詩道:
  
  此言此笑吾此取,非子世孰吾相投。
  
  今諧與子脫然去,亦有文字歌唐周。
  
  ——曾鞏《發松門寄介甫》
  
  這幾句大意是說:我的言語和喜好比較不合群,只有你能夠理解我,世界這么大,只有你跟我志趣相投,希望我能跟你一起快快樂樂地歸隱山林,寫文章歌頌最美好的時代。
  
  很明顯,《發松門寄介甫》是一首夸王安石的詩。
  
  曾鞏夸王安石,不僅當面夸,還向別人夸。宋仁宗慶歷四年(1044年),曾鞏給朝中大佬蔡襄(北宋書法家、政治家,蔡京的族堂兄)寫信,信末專夸王安石:
  
  鞏之友王安石者,文甚古,行稱其文,雖已得科名,然居今知安石者尚少也。彼誠自重,不愿知于人,然如此人,古今不常有。如今時所急,雖無常人千萬不害也,顧如安石,此不可失也。執事倘進于朝廷,其有補于天下。亦書其所為文一編進左右,庶知鞏之非妄也。(曾鞏《上蔡學士書》)
  
  宋仁宗慶歷六年(1046年),曾鞏又給另一位大佬歐陽修寫信,信末又是專夸王安石:
  
  鞏之友王安石,文甚古,行甚稱文,雖已得科名,居今知安石者尚少也。彼誠自重,不愿知于人,嘗與鞏言:“非先生無足知我也。”如此人,古今不常有。如今時所急,雖無常人千萬不害也,顧如安石不可失也。先生倘言焉,進之于朝廷,其有補于天下。亦書其所為文一編進左右,幸觀之,庶知鞏之非妄也。(曾鞏《上歐陽舍人書》)
  
  不知道大伙注意到沒有,曾鞏向歐陽修夸王安石,與他向蔡襄夸王安石的路子一模一樣,連用詞都是雷同的。這就好比網上那些試圖用收費夸夸群賺快錢的商家,為了省事兒,將夸人的話語批量發給他們低價雇來的水軍,讓水軍復制、粘貼、點發送,把進群買夸的客戶夸到惡心為止。當然,曾鞏與所有夸夸群的群主都不同,他不收費,并且只夸王安石一個人。
  
  王安石能推行變法,“夸夸群”功不可沒
  
  歐陽修是曾鞏的老師,他聽了曾鞏對王安石的夸獎,又讀了王安石的文章,對王安石也是大加贊賞。1054年,歐陽修給宋仁宗寫奏章夸獎王安石,請求仁宗皇帝破格提拔。
  
  查《宋史·王安石傳》,在歐陽修向宋仁宗夸獎王安石之前,比歐陽修官級和威望還要高的大臣文彥博也夸過王安石,說他“恬退,乞不次進用,以激奔競之風”。
  
  王安石當地方官時的老上司韓琦、當京官時的老上司包拯,以及王安石的同年進士兼親家吳充,王安石年輕時的好友兼同事司馬光、范鎮、韓維等人,都在不同場合夸過王安石。其中韓維是宋神宗當太子時的秘書,經常在神宗跟前夸獎王安石的才干。每當神宗說“你這個方案很不錯”的時候,韓維就答道:“這不是我想出來的,是我的好朋友王安石想出來的。”所以宋神宗即位以后,馬上重用王安石,隨后又聽從王安石的建議,搞起了轟轟烈烈的變法改革。
  
  也就是說,王安石之所以能夠宣麻拜相,之所以能夠推行自己的變法主張,與那么多人在皇帝面前夸他是分不開的。
  
  宋朝選官制度催生“夸夸群”
  
  成名前被很多人夸,變法時被很多人罵,但王安石對夸贊和毀罵都不放在心上,既不討好夸他的人,也不打擊罵他的人。好朋友曾鞏夸過他,他執政后并不提拔曾鞏,因為曾鞏反對變法;文彥博、韓琦、歐陽修不僅夸過他,而且提拔過他,他執政后卻將這些大佬趕出朝廷,因為大佬們反對變法;司馬光、范鎮、蘇轍和小官鄭俠都罵過他,他也從來不懷恨,還為鄭俠開脫罪名,只是對這些在道德上同樣優秀的賢人君子始終不理解他的政治主張而感到遺憾。
  
  最后再補充一點,宋朝選官制度比較獨特,將科舉和薦舉糅為一體:一個人考中了進士,還要再參加相當于公務員選拔考試的“銓試”,而銓試前需要獲得三名以上在職官員的“點贊”和舉薦;一個低級官員想成為中等官員,需要參加“朝考”,而朝考前又要獲得五名以上在職官員的“點贊”和舉薦。
  
  所以呢,每個官員都被其他官員夸過,夸夸群在宋朝官場其實到處都是,并不僅限于王安石和他的朋友圈。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