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語

時間: 2020-08-03

  玉蘭綬帶于非闇工筆畫
  
  閑,大體可分為兩種。一是清閑,無事可做抑或不愿做事,皆屬此列。另一種是偷閑,如閑情逸致。這兩種“閑”最大的區別是,前者“閑”乃常態,亦稱常閑,而后者“忙”才是常態,正因為忙,才偷,所謂忙里偷閑是也。
  
  《呂氏春秋》中說,判斷一個人是否值得深交,其中之一便是“止則觀其所好”——閑暇時,通過一個人業余時間的愛好,就能看出這個人的品行;看一個人喜歡把精力投入什么方面,就能窺見其心之所向和人生格局。
  
  大千世界,萬種奇觀,蕓蕓眾生用來打發業余時間的方法自是五花八門。有人愛喝茶閑聊,有人愛醉酒度日,有人愛上網神游,有人則蒙頭酣睡。也有人愛讀書學習、探索新知,抑或陪家人旅游看景、增長見識,更有人借此機會苦練業務技能,或者發展業余愛好,從而讓自己不斷成長,豐盈人生。如何打發時間,往往與人生的規劃和目標有關。
  
  “閑”還有身閑與心閑之分。整日身閑的人貌似輕閑,實則最累;而心閑的人,身體雖鮮有得閑,卻十分愜意。漫畫家方成先生八十九歲高齡時,身體依然十分硬朗。一位澳大利亞漫畫家向他討教養生之道,方老只說了一個字——忙。后來,他又為自己畫了一幅自畫像,題字就是:“生活一向很平常,騎車畫畫寫文章。養生就靠一個字——忙。”
  
  這個“忙”就是一種最好的心閑狀態,也是忙與閑的最美融合。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