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25歲,媽媽補償我一件小熊衛衣

時間: 2020-08-12

  晚上,到了10點,我正準備睡覺的時候,我媽突然破門而入,喜形于色地說道:“差點忘了!媽媽上次逛街給你買了一件衣服!”
  
  她麻利地拿來一件粉色的衛衣——櫻花粉,精致的刺繡圖案,以及,那個經典的嬌憨可愛的小熊logo。
  
  “咚”,一顆石子投入我平靜的心湖……我小心虔誠地套上新衣服,屏住呼吸,認真感受衣料劃過皮膚的柔軟舒適。我已經25歲了,終于穿上了10年前少女時期最想穿卻求而不得的衣服。我媽在一邊贊不絕口,我沉默以對,有好幾分鐘,我沒有說話,也沒有看她。
  
  15歲,我順利進入了老家重點高中的文科實驗班。學校雖對學生儀表有一些硬性要求,但我們的班主任帶著慈父般的體恤心,漫不經心地任由我們偷偷臭美。而這其中,我最喜歡QQ同學,她有很多件小熊圖案的衛衣,把她襯托得時尚可愛。漸漸地,我有意無意地了解到,那是一個來自國外的服裝品牌,市中心的商場新開了一家,衣服均價500元。
  
  經歷了一番思想斗爭,我向媽媽提出一筆“交易”。在早餐的飯桌上,我扒下一口粥,含糊不清地說:“媽,我還有半個月就月考了……如果我考到前10名,可不可以給我買一件新衣服?”
  
  “啥衣服啊?”我媽的語氣加重了。
  
  “大商有賣的,圖案是小熊的衛衣。”我小心翼翼地答道。我看到她皺了皺眉,但她還是答應了我。
  
  一想到自己即將會擁有一件小熊衛衣,那半個月,我總是有使不完的勁兒。以往沒有耐心去攻克的知識點和題目,也十分認真地研究起來。
  
  我最終考了第6名。那之前我的成績一直徘徊在班級的20名左右。當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我媽之后,我媽開心地捧著我的臉,使勁地親了一口,然后從衣柜里取出一個購物袋遞給我。看到那個購物袋,我心里頓時涼了大半,再掏出衣服一看,胸前是有個刺繡的小熊,還算好看,但這個小熊的形象,令我十分陌生。
  
  一瞬間,委屈、失望、難過,種種情緒涌上心頭。類似于一種自我折磨,我不斷回想起那天晚上,我再也沒管我媽要過任何衣服,也再沒提起小熊。
  
  我覺得我忘了跟小熊有關的事。直到穿上這件粉色衛衣。我鼻子一酸,借故去客廳照鏡子跑開了,不想讓我媽看到,因為小熊,我又哭了。
  
  原來我的心里,一直蟄伏著年少時的渴望。原來我媽的心里,也一直埋藏著虧欠我的愧疚。其實,我早就諒解了我媽。那是偶然一次打開她臥室的衣柜,我不小心碰倒了她疊放在柜子一角的舊衣服,摞得老高,搖搖晃晃。我很難過,也很自責,最終釋然。
  
  當我向我媽開口要小熊衛衣的時候,我是否有注意到她正在穿著什么衣服呢?沒有。我后知后覺,才發現那時候家境不甚寬裕,父母十分節儉,但對我已十足大方。
  
  我偷偷用指腹把眼角的淚抹干凈,然后回到我的臥室,看著我媽,粲然一笑:“尺碼剛好,不用換了!”我們誰都沒有提,10年前的那件事。
  
  因為,比起愛的重量,很多事都太輕,太輕。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