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往事不是計程車

時間: 2015-12-25

  同學聚會上我遇到了尷尬事。
  
  大家在一起聊起了同窗數載的往事,不由得痛感年華的流失,紛紛唏噓不已,不知道誰突然發出了一聲感嘆:“往事是什么?”
  
  往事是什么?這還用得著比喻和渲染嗎?小學生常常寫的抒情文。
  
  大家不由自主地看著我。一向自詡“文學天才”的我有些得意。這有何難?那些平淡的常用的,甚至被世人用膩的句子我是決不會用的。
  
  我略一沉思,緩緩道:“往事如計程車,夜以繼日,一路花開。”
  
  大家鼓起掌來,令我十分受用。
  
  難道不是嗎?往事如計程車。每一段生命的回憶都有一個路程,努力過的、奮斗過的、歡笑過的、艱辛過的……我們把記憶分成一段一段,如計程車那樣把往事貼上清晰的標簽,刷卡前行。回憶起往事,歷歷在目,恍如昨日。正是那些成功與汗水的片段,鋪墊著今日的錦繡繁華。
  
  大家的掌聲還沒有靜下來,從角落里傳來一個聲音:“往事應該是令人感動的,不應該是功利的。”那是坐在角落里一直沉默寡言的同學華。
  
  我靜心一想,不由得大汗淋漓。
  
  是的,自從我們在校門口揮手告別,懷著青春的夢想,一路拼殺下來,“小有所成”之后,覺得自己有了“資本”、有了“身份”,便“物以類聚”地聚在一起。而那些曾經相偕相伴而沒有“功利”的同學,則被我們遠遠地“忘”在了一邊。一如今日聚會上被我們冷落的華,一如我們提起的往事,多是一些“有所成就”同學的輝煌過去,有的里面本來就有華的影子,卻被我們篡改了歷史,堂而皇之地將他刪了去。
  
  就像計程車那樣地功利,有錢入座,沒錢下車。
  
  而多年前,我們漫步在校園的青青柳蔭下,躊躇滿志,笑談天下,一起辯論過畢加索,崇拜過魯迅,一起幻想著征服大海,遨游太空。那時的我們生動而羞澀,溫柔而單純,一朵花、一場雪甚至一縷遲暮的炊煙,都讓我們為之贊美驚嘆。我們從不計較誰送的明信片上有沒有燙金的字,不會在意誰的腳上是不是“耐克”或者“阿迪達斯”,我們會省了一周的零食,攢下錢寄給貧窮的兒童,順便寫下溫暖激勵的話。那時,我們相互關心著,相互激勵著,相互微笑著……
  
  漸漸地,我們在現代追求效率和金錢的社會中開始變得麻木,變得功利與計較。與別人的交談總是在揣摩對方的意圖,臉上卻是一種職業的微笑,機械而又朦朧;或者隱藏了自己的真實率真,變得詞不達意,裝腔作勢;對上司眉開眼笑,心中卻另有所圖;對同事彬彬有禮,卻有著劍拔弩張的暗示;對昔日的同學變得開始有“身份”起來,若即若離,標榜著“成就”后的榮耀……
  
  我們的生活匆忙而虛偽,蒼白而單調。我們開始變得不再有往事。就像繁忙的計程車,呼嘯而來,呼嘯而去。
  
  原來這么多年來,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沒有了往事。在聲色犬馬、功名利祿的不歸之路上越走越遠,在坦率純真的性情丟失了之后卻毫無察覺。在珍惜純真往事的同學面前炫耀賣弄,自以為是,甚至用純潔無辜的文字,來裝飾自己迷茫麻木的心靈。
  
  往事不是計程車。
  
  往事是時光長河的后花園,是心靈深處的故鄉。那些我們曾經混沌無知的童年,青澀浪漫的初戀,生死離別的悲慟,彈指而過的青春……匯集醞釀成我們心中溫馨蕩漾的往事。正是因為我們擁有了這些被親切愛撫著的往事,才使我們的靈魂豐潤飽滿,蓬勃充沛。我們學會了善良、懂得了美好、寬容了仇恨……
  
  華提起了往事,眉飛色舞:“那時,我們步行去華山看日出,我能聽見我們的校服在風中‘呼啦呼啦’地笑。”我知道他說的是什么。他在勸導我:和自己的心靈做一次坦誠的、手拉手式的步行,你就會發現,生命中有許多絢麗的風景和神奇,會讓你心曠神怡,神采飛揚,重新釋放出純真爽朗的笑聲。比如,我們的心靈會有日出日落;比如,我們的校服會在風中‘呼啦呼啦’地笑……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