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網名改了之后

時間: 2020-08-12

  1。可疑的家伙
  
  杭大為是個普普通通的男青年,目前的奮斗目標就是早日賺夠新房首付,好娶媳婦。當然,平日里閑下來,也愛打打游戲上上網。
  
  前陣子,杭大為圖好玩,把自己手機QQ上的網名改成了“我的電腦”,頭像則換成云盤圖標。這下,經常有粗心的朋友真就把他當成了“我的電腦”,給他發送文件信息。
  
  這些文件各種各樣、千奇百怪,有網址鏈接、辦公文檔、滑稽段子、離婚協議,還有隨手記的賬目、電話號碼等,偶爾甚至還有私密照片。別人“主動”把隱私送上來供杭大為偷窺,讓杭大為有點兒小小的得意。
  
  這天深夜,杭大為的QQ“嘀嘀”地響起,又有一個粗心的家伙給他發了東西,這次是個網址鏈接。
  
  杭大為點開鏈接,發現是一個案件報道,案情是“殺妻騙保”。接下來那家伙一連發了幾十條消息過來,全是同類鏈接,里面有案件偵破寫實,有相關新聞報道,有論壇熱帖,還有網絡問答等,他好像是把此類信息全部收集起來了!
  
  這一下,杭大為有點慌了,一個不好的預感躍上心頭,這家伙收集這些東西要干嗎?
  
  杭大為的第一反應是報警,但這個念頭在腦海里剛剛閃現,立馬就讓他掐滅了。單憑QQ上收到的網址鏈接就跑去報警,聲稱自己發現了一個重大犯罪陰謀?別逗了!
  
  杭大為只得自己先著手跟進調查,他是正兒八經的警校畢業生,對偵查破案很有熱情。當初如果不是為了多掙點錢盡快買房找媳婦,他可能早就干上警察這行了。現在對他來說,也算過一把偵探癮吧。
  
  杭大為的這個QQ,以前加過不少聊友,包括在淘寶買東西時加的客服、早期做房產中介時加的客戶,還有從各種群聊里添加的好友……他沒有及時備注姓名,也沒有分類的習慣,后來重要的客戶和親友都轉去了微信,剩下的都是些不怎么熟的人,一時很難確定這個可疑家伙的真實身份。
  
  對方的QQ名叫“酷帥大富豪”,個人資料欄一看就是隨手亂寫的,QQ空間上了鎖也進不去。他的QQ“說說”里最有用的一條內容是:“今年第一場雪,第一個雪人。”配圖是一張雪地照片,沒露出人臉,拍的是雪人頭頂擱著一只剪刀手,手腕上還戴了一塊黃澄澄的山寨手表。發布時間是去年12月24日下午1點23分。
  
  去年平安夜給杭大為的印象太深刻了,當時他一個單身漢在外邊孤零零地吃完飯,走出門發現外面已是白皚皚的一片,街上有對情侶忘情地在雪中擁吻,他一時看怔,腳下一滑摔了個狗吃屎,被旁邊幾個人放聲嘲笑。這恥辱的一幕,讓杭大為想忘也忘不掉。
  
  杭大為清楚地記得,那天是他所在城市下的第一場雪。當然,他還不敢妄自判斷,趕緊查詢了去年平安夜全國各地下雪的情況,發現那天下雪的只有三座城市。杭大為想,QQ上大部分好友都跟自己是同一座城市的,那家伙很有可能就在其中。
  
  杭大為感到一陣莫名的興奮,熬夜在那家伙的“說說”里挖掘線索,最終發現了蛛絲馬跡:那家伙每次下館子都喜歡拍照留念,杭大為找到了34張他在飯館的照片,其中18張照片在放大后能夠清楚看到餐巾紙盒上印刷的飯店名!
  
  那些餐廳中,有三家是那家伙光顧得最頻繁的,其中最惹人注意的一家,就是“梅園餐廳”。“梅園”是杭大為所在城市頗有名氣的高檔餐廳,消費水平比起那家伙常去的另幾家餐館要高出一大截。而且,他在過去的三年里只去了三次,每次恰巧都是同一天:7月20日。
  
  在每年固定的一天去高檔餐館“奢侈”一把,這種情況,多是為了慶祝特別的日子吧。不出意外,那家伙今年一定還會去。
  
  剛好還有兩周就是7月20日,杭大為想,一個連“我的電腦”和好友頭像都分不清的人,很難能在短時間里完成“殺妻騙保”的計劃吧,這么說來,自己應該還來得及阻止罪案發生。
  
  7月20日,杭大為特意提前下班趕到梅園餐廳,尋了一個靠近門口的位子,要了一份最便宜的西式套餐,眼睛緊緊盯著門口。
  
  晚上七點剛過,那家伙露面了!他穿著白色半截袖,推開玻璃旋轉門走進餐廳的時候,杭大為一眼瞥到了他左手上那塊黃澄澄的山寨手表,跟那張雪人照片里的一模一樣。也就在那一刻,杭大為認出了這個人。
  
  “吳奇!”杭大為站起身,喊出了來人的名字。
  
  “杭大為?”吳奇表情有些錯愕,但很快轉成了驚喜,他用力拍打杭大為的肩膀,“老同學啊!畢業好些年沒見,居然在這兒碰到了!”
  
  吳奇是杭大為當年的警校同學,但不是一個班,兩人不算熟悉。杭大為從來沒在QQ上跟他聊過,也沒留意過他的近況。吳奇說他在一家機關單位給人管檔案,跟杭大為一樣,也沒當警察。
  
  杭大為注意到,吳奇身后站著一個高挑的美女,她比吳奇年輕好幾歲,模樣很耐看,眉眼之間蕩漾著一股媚意。
  
  吳奇介紹說,這是他的妻子嚴倩,今天是她生日,他倆一起到這里吃飯慶祝。
  
  吳奇夫妻邀杭大為一起吃飯,席間這兩口子一直有說有笑,從互相遞筷子、紙巾到互相夾菜,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很有默契。看得出來兩人確實是琴瑟和諧,相伴良久。要說這樣的夫妻都會相殺,那這世上早沒人結婚了!
  
  杭大為徹底放下了疑慮,看來所謂的“殺妻騙保”陰謀純粹是他的臆想。至于吳奇為什么收集那么多“殺妻騙保”的資料,杭大為覺得也沒什么可疑的,畢竟對方也是警校畢業的,跟自己一樣對犯罪研究有點興趣唄。
  
  2。奇怪的家庭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