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幽默

阿P送外賣

時間: 2020-07-23

  阿P是個外賣小哥。這天中午他接到一個訂單,一看就蒙了:一個訂單有十二份快餐,差不多要把外賣箱塞滿了。要知道,公司是按訂單提成的,一個訂單里不管有多少份餐點,只能算一份提成,而且送餐地址太遠了,在郊外的金水河壩。可單子已經接下來了,阿P只好硬著頭皮直奔金水河。
  
  到了金水河壩,他就給客戶打電話,誰知對方說在河對岸。果然,河那邊一個年輕人在揮手,可那已經不是阿P送外賣的區域了,而且眼前只有滔滔河水,要到對岸去,得繞道一座橋,過去至少也得花二十幾分鐘。眼看就要超時了,阿P在電話里跟對方說:“已經超區了,你過來取吧!”
  
  年輕人不干了:“忽悠誰啊?超區你還接單?我不管,超時我就給差評,你看著辦!”
  
  阿P有苦說不出,他打量著河面,忽然脫下衣服,背起外賣箱就下了河。
  
  看著渾身濕漉漉的阿P手腳利落地爬上岸,年輕人按著胸口說:“哎,我可沒逼你游過來啊,你要是出啥事,我可不負責啊!不過,你小子挺有能耐啊,我的外賣沒灑吧?”
  
  阿P冷笑著說:“灑?哪里會灑!沒點絕活,能當外賣員?”
  
  年輕人當即給了阿P好評,阿P來時憋的那一肚子氣,頓時全消了。
  
  第二天,又是中午,有人指定要阿P送餐。阿P接了訂單一看,樂了,還是昨天那個地址,不過這回訂單分成了十二份,估計年輕人昨天見阿P游過去太辛苦,特意給他多湊點單吧。
  
  這回熟門熟路,而且有足夠的時間從橋上繞過去了。可剛過了橋,阿P就被河邊一幕嚇出了一身冷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正伸著雙手,向水流湍急的河里走去!
  
  阿P來不及多想,跳下車一把拽住小女孩,把她抱回岸上。他見小女孩大哭著拼命往河里指,才發現有一條小狗落水了,已經被沖出去十幾米遠。阿P轉身跳進河里,奮力劃水,撈起小狗往回游。
  
  岸上,小女孩的媽媽已經趕過來了,對阿P感激萬分,還掏出兩百塊錢硬塞到阿P手中:“我女兒有自閉癥,這小狗是她唯一的玩伴……這點錢你必須拿著!”
  
  幾番推讓之下,阿P不得已收了錢。待母女倆走后,阿P才猛然想起自己的外賣,超時了!
  
  果然,手機里有七八個未接來電,阿P慌了,騎車直奔昨天的地方,那年輕人正黑著一張臉叉腰站著:“怎么回事?你這送的是午餐還是晚餐?”
  
  阿P不停道歉,解釋剛才的突發狀況,年輕人卻不信。阿P一著急,把兩百塊錢掏出來說:“不信你看,這是人家感謝我的。”
  
  看到錢,年輕人眨眨眼睛說:“要么我給你差評,十二單的差評,你想想后果!要么……你占用我的時間去賺錢,這錢你得分我一半!”
  
  阿P氣得火冒三丈,見義勇為的錢他都要占?可不給的話,十二單差評要扣的錢,遠遠不止這些!阿P咬咬牙遞過去一百塊,年輕人很滿意,當著阿P的面給了他好評,拎著午餐走了。
  
  看他囂張的樣子,阿P怎么也咽不下這口氣,他脫掉工作服,連同外賣箱藏在草叢里,悄悄跟上了年輕人。不遠處有兩撥人在釣魚,還有不少看熱鬧的。阿P打聽了一下,原來是新源和恒天兩個地產公司在舉行垂釣比賽,每個公司各出十個員工,釣到魚的總重量多的勝出,優勝者有十萬塊獎金。這是兩家公司每年都有的較量。
  
  那訂餐的年輕人叫胡斌,是恒天公司劉總的助理。阿P心想,難怪他那么囂張,可我阿P也不是吃素的!阿P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新源公司的王總也在現場,他忽生一計,忙騎上車向菜市場駛去。
  
  很快,阿P拎著一桶魚回來了,他徑直走到王總跟前:“您是王總吧?您好,這是您的外賣。”
  
  王總一愣,伸長脖子看向桶內:“魚?外賣?我的?”
  
  阿P肯定地說:“沒錯,是您的。”
  
  王總納悶了,問身邊助理,助理說沒點外賣。眼下正是釣魚比賽決出勝負的緊要關頭,這個時候買活魚來,豈不是明目張膽地作弊?阿P見人們都圍了過來,故意大聲說:“哦,下單的叫胡斌,應該是你們公司的員工吧?他很明確地讓我送到這里,請您簽收。”
  
  一聽這話,王總的助理嚷道:“恒天太卑鄙了!居然敢明目張膽地栽贓嫁禍!”王總臉色發青,讓阿P別走,跟助理說:“去把劉總請來,順便把胡斌也叫來。”
  
  很快,恒天的劉總帶著胡斌來了,王總壓著怒火說:“我說劉總,你不至于用這種損招吧?點外賣送魚給我,想抓我作弊?這也太幼稚了!”
  
  劉總還被蒙在鼓里,了解事情的原委后,他鐵青著臉問胡斌:“到底是咋回事?”
  
  胡斌嚇壞了,頓時明白是阿P故意整他,趕緊辯解道:“我沒點啊,是這個外賣員自己買來嫁禍給我的!”
  
  王總盯著胡斌說:“你是說,這個外賣員自己花錢買魚,特意送來給我,就是為了嫁禍于你?劉總,你信嗎?”
  
  劉總氣得發抖:“這小伙子跟你無怨無仇,他為什么要害你?理由呢?如果你說不清楚,公司要調查清楚!”
  
  胡斌一哆嗦,可還是嘴硬,他惡狠狠地盯著阿P說:“我點外賣?你把我下的訂單拿出來啊!”
  
  阿P不慌不忙地說:“你看,我給你送午餐時你說要買魚,我讓你在網上下單,你說太麻煩,直接塞給我錢,還說會給我一百元當跑腿費。現在我明白了,你是怕在網上下單留下證據。我真后悔接你這個破單子!”
  
  胡斌氣得直跺腳:“你、你太狠了!”眼看沒別的法子,胡斌索性把如何刁難阿P、如何向阿P要錢的事全倒了出來。
  
  等他坦白完之后,阿P才說:“沒錯,事情就是他說的那樣。我收入不高,每一單我都盡心盡力,只是今天我為了救一條落水的小狗,耽誤了給你們送外賣的時間,他就威脅我,要么給錢,要么給我差評。每個行業有每個行業的規矩,你們不知道,一個差評對我意味著什么,我需要跑很多好評才能彌補……”
  
  聽了阿P這番話,劉總毫不猶豫地掏出一疊錢遞給阿P,算是給阿P的補償。阿P從中抽出一張說:“這一百塊是我買魚的錢,我拿著,剩下的還給你。另外那一百塊,還在你助理手里。”
  
  胡斌急忙遞上那張濕漉漉的鈔票,阿P把錢重新揣回自己的兜里,轉身離開了,他聽到身后劉總在怒斥胡斌,讓他交辭職報告。
  
  當天,阿P就接到主管的電話,說有人投訴他擅自給客戶送單,他被開除了!不用說,投訴他的人肯定是胡斌。阿P苦笑著心想:好嘛,送一單快遞,結了個仇家,倆人還都因為對方丟了工作。
  
  回到家,阿P把整件事跟老婆小蘭一說,小蘭頓時著急上火:“工作丟了?你還真有能耐啊!”正說著,阿P手機響了,竟是劉總打來的!劉總為胡斌的事向阿P道歉,還說他非常欣賞阿P的處事方式,想要聘他當助理!
  
  掛了電話,阿P得意地說:“看看,你老公不是真有能耐嗎?走,買菜去,慶祝一下!”
  
  小蘭也高興了,攔住阿P說:“還做啥飯啊?叫外賣!”
  
  很快,外賣送來了,門一開,阿P愣住了,送外賣的竟是胡斌!
  
  胡斌也呆了,語無倫次地說:“這……你……這,這是你的外賣。”
  
  阿P把手一揮:“啥也別說了,給你好評!”  


凤凰彩票幸运快三计划